辦再造廁紙認購 紙包盒廠的求生路 實現循環經濟

兩年前,廢紙圍城,媒體一窩峰訪問推着一車車紙皮的長者,並慨嘆靠執半天垃圾也買不起一個飯盒;再找一眾回收店東主聽其訴說如何經營困難。兩年過去,香港的廢物棄置量比2018年更高,只是大家似乎已不太關注。從事了十多年廢紙回收業的葉文琪說,情況比起過去更嚴峻,「雖然我們投了這間(紙包飲品盒回收)廠,但長遠也……是幾悲觀的。」

「現在我們只講survival(生存)。」

攝:廖雁雄

「Mil Mill 喵坊」聯合創辦人及執行董事葉文琪在回收業打滾十多年,不做膠、不做金屬,只做紙。他在十年前成立了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(SSID),專門替企業處理及回收機密文件,亦有為企業提供廢物處理的顧問服務。十年後,他想做多一類「紙」—紙包飲品盒,便成立了「Mil Mill喵坊」,「想建漿廠是九年前的事,用一年時間覓地,用九個月建廠,剛巧兩年前有回收基金。」

(香港01製圖)

(香港01製圖)

 

「Mil Mill喵坊」是由環保署的回收基金資助、涉千萬元投資的香港第一家紙包飲品盒回收廠,去年10月21日在元朗工業區開幕,佔地兩萬平方呎。

為何紙包飲品盒需要獨立設廠?因為它不同於普通廢紙,一般紙包飲品盒主要成份雖為紙,但混合了膠及鋁。以港人喜愛的檸檬茶紙包盒為例,成份一般為75%的紙、20%的膠及5%的鋁。廠房內的水漿機能將紙包飲品盒上的紙、膠及鋁箔分離,提取當中的紙纖維原料,過濾其他雜質,再製成含水量達五至六成的濕漿,後運至越南或內地加工製成紙品。

廠房內的大型水漿機,可分揀出紙包飲品盒中的鋁箔等雜質。

廠房內的大型水漿機,可分揀出紙包飲品盒中的鋁箔等雜質。

回收質量俱欠

只要看看放置在各大屋苑屋邨的三色回收箱,不難發現箱裏的「混亂」—「藍」廢紙滲雜了「黃」鋁罐,「啡」膠樽內有些還剩半樽飲料,還有沒洗的和黏着膠招紙的……三色回收箱教育已實行多年,但回收質量仍然如此,更何況是剛起步的紙包飲品盒回收呢?

紙包飲品盒與其他回收物不同,對潔淨衞生更為講究,投進回收箱前,要先剪走飲品盒上的一角,用水沖洗內部,再抹乾壓扁。

紙包飲品盒經機器處理,還原成濕漿,可出口至越南或其他地區進行再造。

紙包飲品盒經機器處理,還原成濕漿,可出口至越南或其他地區進行再造。

每走一步路,都是步步為營。即使有回收基金的支援,但因沒有前人,每一個決定都要反覆思量,特別是在經濟不穩的情況下,更加不敢輕舉妄動。葉文琪舉紙包飲品盒的回收點分佈作例子,過去困擾回收業界的煩惱之一是運輸成本高,回收點分散是原因之一,回收紙包飲品盒在這方面更難處理。

「我們這裏水處理的能力比較簡單,如果(紙包盒內)太污糟會有兩個後果:打成的漿會發霉,變做垃圾;要整缸水換走,造成另類浪費。所以,我們一定要公眾清潔回收,出去收,最貴是運輸,如果不是天天收,只要有人掉入污糟的東西,特別是夏天,便會引來蛇蟲鼠蟻,會發臭,令居民更加不願意回收。」他說,「寧願小心拓展回收點,確保回收到的是比較清潔的紙盒。」

記者到廠房的機器區域看,用來把紙包飲品盒投到水漿機中的運輸帶並沒有啟動,只有最前端密密麻麻堆了一堆紙包飲品盒,攝影記者希望能開動運輸帶拍照,葉文琪笑了笑回應:「那你要準備好(抓時機拍)!」不消30秒,本來堆成一座小山丘的紙包飲品盒堆已經消失不見。

由於回收量嚴重不足,廠房機器不是每日也會運作。

由於回收量嚴重不足,廠房機器不是每日也會運作。

葉文琪說,本來機器每天可以處理約十噸紙包盒,但現時每天只收得不足兩噸,往往要儲到一定數量,才會開機處理,故此,廠房範圍內外都有放滿紙包飲品盒的鐵籠、大膠箱,瀰漫一股悶悶、濕濕的味道。

葉文琪對「紙」有執着,早段日子更飛到越南探訪當地紙廠,確保生產的廁所用紙的質量。看到有用家在社交專頁反映廁紙粗糙、紙料太薄,他會出帖文解釋再造紙的纖維較原木漿紙較難做到既柔軟又堅韌,又稱如果要再造紙兩者兼備,則要添加柔順劑和濕強劑等化學物,會對環境造成影響;有人說怕再造廁紙會易塞渠道,他便找來香港理工大學實驗室做驗證,證明他的廁紙水溶性夠高;也有人要求仿效其他品牌加獨立包裝,務求衞生一點,他便引日本為例,說明當地以風呂敷包好廁紙避免受潮。

紙包飲品盒不是純紙製作,要還原為原材料須額外工序。

紙包飲品盒不是純紙製作,要還原為原材料須額外工序。

實現循環經濟

他不單是建一間回收廠,還想走一條沒有前人走過的路—實現循環經濟。循環經濟近年在世界引起廣泛討論,葉文琪希望「Mil Mill喵坊」也能做到,於是在社交平台發起「廁紙認購」,背後的理念是以收回來的廢紙打成濕漿再出口至越南,由當地的造紙廠製成紙品,再進口到香港出售,「講是很容易,但整個供應鏈要連結起來是不容易的。」特別是現在國際經濟疲弱,葉文琪的廢紙面臨滯銷,故此他積極與越南的造紙廠談判,最後是「我給廢紙你再造,再買回你的產品。這樣,別人考慮收哪家廢紙時,我們便會有優勢」。

循環經濟(circular economy)是一個讓資源可以復用和再生的經濟和產業系統,在這個系統中生產的副產品或不用的貨品等不會被視為「廢物」,而是作為材料和素材投入生產新的產品,以形成一個零排放、零廢棄的循環系統。

生產線完整起來,那麼「廁紙認購」反應如何?「坦白說,(銷售量)是達不到我們的預期。我們過去沒做過直銷,由收錢到派貨都有困難,以前是B2B(企業對企業),到現在是與家庭。不過得到的反應是不錯的。」

公眾反應在「Mil Mill喵坊」的社交專頁可見。有人為免浪費,問可否不做中間的廁紙芯;有人覺得較厚較划算,問可否把目前兩層的廁紙改為三層……慢慢,大家開始討論廁紙芯可回收嗎?如何摺疊才能最好地利用廁紙?

「Mil Mill喵坊」Facebook專頁截圖。

「Mil Mill喵坊」Facebook專頁截圖。

「過往人人都把它當垃圾丟,但要養成回收的習慣,需要時間。」要扭轉人們的習慣,一家私人公司能力有限,所做的也有限。宣傳也要靠自己,定期辦開放日,與不同團體如學校、非政府組織合作設回收點,與本地紙包飲品生產商龍頭維他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合辦教育中心。對於這一切,葉文琪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,「做宣傳廣告要很多費用,一間廠是afford(負擔)不起的。」

環保署去年11月公布的2018年《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》 (下稱《報告》)卻揭示出一個可悲真相:即使是傳統的「紙、膠」回收,2018年的棄置量亦創過去四年新高。我們的回收業,是在走回頭路了嗎?在回收業做了十多年的葉文琪覺得,回收率之低是「荒謬」,不能一句經濟因素便能推塘過去,這個城市對垃圾的「無心」才是問題的根本。

 

文章來源:香港01

回頁頂